茹志鹃小说散文化的结构形态

  作者简介姜艳艳(1991-),女,黑龙江人,研究方向为中国现当代文学。 
  中图分类号I2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2-2139(216)-3–1 
  一、情绪穿线的结构 
  茹志鹃的短篇小说在结构形态上采用情绪穿线,忽略故事的有头有尾、环环相扣、起承开合、也不再讲求情节的贯穿性、完整性。在茹志鹃的小说中,传统小说所采用的“固化”的故事情节模式——开端、发展、高潮、结局以及设疑、铺垫、误会、巧合、解疑等小说策略被作者弃之不用,茹志鹃注重情感的抒发以及气氛的营造,将生活中的零星片断和复杂的情绪串接起来,体现出形散而神不散的独特艺术魅力。 
  在茹志鹃的《百合花》中我们无法看到有序谨严的情节结构,茹志鹃并没有将描写的重点以及中心放置在尖锐复杂的矛盾冲突,波澜四起的事件以及引人入胜的情节上,而是将讴歌人情美与人性美的饱满感情串接起来。作者巧妙选取了发生在一天一夜24小时的三件看似不能再小的小事一是小战士送我去包扎所;二是小战士跟我一起去村民家借被子;三是小战士最后的牺牲。在这三个平凡简单的事件中茹志鹃做了精心的裁剪,通过叙述人“我”的想象,通过人物之间的对话将情节的浓度稀释,通过一系列诗画般的生动细节的穿插抵消了故事的完整架构。毋庸置疑,《百合花》的结构形态重心并不在于故事与情节的叙写,而在于以清新、俊朗、细腻的笔触深入人物的心灵世界,从而抒写出人物的生命体验和心绪情感。在茹志鹃的《如愿》、《静静的产院》、《春暖时节》中,我们也不难看出情绪穿线的结构形态在游走。 
  二、回旋绕转的结构 
  在小说结构形态的设置上,茹志鹃擅长把独具特色的细节和简单的行动进行严谨构思和巧妙设置,使其在作品中频繁地、有层次感地出现,彼此呼应,形成回旋绕转的结构,甚至呈现出诗一般的节奏感和韵律感,起到一波多折、互相映衬的艺术渲染之独特魅力,从而自然地流露出人物不断变化的情感波澜。茹志鹃还善于调动读者对事件的发展过程进行想象、咀嚼和思索。 
  在《百合花》中,我们看到通讯员的枪筒里先插着树枝,后插野菊花,树枝与野菊花形成了前呼后应,明显突出了小通讯员的天真烂漫和热爱生活,这也着实为小说增添了生机勃勃的诗意。又如,通讯员衣服上那个显眼的破洞,在小说中出现过三次,第一次是衣服破了,新媳妇替他缝他不愿意;第二次是新媳妇望着他远去的高大背影,看到他肩上那块“布片”随风摇摆,内心倍感后悔;第三次是通讯员牺牲后,已经没有必再缝破洞,但新媳妇却执意缝,这些结构的巧妙设置,都实现了让读者的思绪自然地由眼前回忆到过去,同时又在过去的映照中思索眼前,从而体味到平淡的生活中无穷无尽的诗意美。这种诗意之笔,自然而然地把小说推向了更高一层的艺术境地。另外,茹志鹃在《草原上的小路》中也采用了回旋绕转的结构,两条线索相互照应、回旋绕转,巧妙构成了小说的散文化结构。 
  三、留空白的结构 
  留空白的结构赋予了小说更多的艺术容量,可以使小说产生言有尽而意无穷的艺术效果,产生朦胧的诗意美和悠远绵长的意境。 茹志鹃的短篇小说很好地运用这种留空白的散文化结构。 
  不得不说茹志鹃在《百合花》中多次运用了留空白的结构。如小通讯员到新媳妇家借被子的情节,显然,作者并没有用过多笔墨描写这个场景,仅仅通过小通讯员的一句话让我们知道,小通讯员没有借到被子,至于小通讯员借被子时的具体遭遇以及为何没借到,作者没有用语言描绘,这种留空白的巧妙设置促使读者怀着好奇心去揣测其中的具体经过和原因。毋庸置疑,这给读者以无限的遐想。此外,小说写到小通讯员因为借被子碰了钉子而不愿意再去新媳妇家借,“我”做他的思想工作,茹志娟仅仅用一句话概括“我走近他,低声的把群众影响的话对他说了。他听了,果然就松松爽爽的带我走了。”但究竟怎么影响,有何严重后果,作者却避而不谈。读者不由得会猜测“我”到底说了什么。从文本的审美角度看,在结构上的留空白,能够使文章更加简练,形象,读者更可以从省略的文本中收获更多的审美快感。茹志鹃在短篇小说中通过结构上的留空白以及采用跳跃的方式让文本自由的前进,为读者供了丰富、深远、无限的遐想空间。 
  结语 
  茹志鹃作为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独具魅力的女性作家,在短篇小说的创作中成功实践了小说的散文化特征。茹志鹃的短篇小说毅然打破了以人物、情节为核心的传统小说的固定模式,换之以舒缓的抒情笔致描摹主观体验,着重写氛围、写意境、写印象以及写感受。茹志鹃小说在结构形态上,大胆的摒弃了传统小说所采用的情节结构形态,换上了她偏爱的情绪穿线结构和回旋绕转结构,不再重情节的贯穿性而重情绪的韵致,这种散文化的结构形态成功的牵引着读者与作者、作品中的人物同喜甚至同悲,让读者有深深的共鸣,也正是这种散文化的结构形态让茹志鹃的短篇小说在十七年文坛中独特魅力。 
  参考文献 
  1洪子诚.《中国当代文学史》M.北京大学出版社.212. 
  2茹志鹃.《茹志鹃小说选》M.四川人民出版社.1983.

  

Read More